夜灯

自用地
挖坟请随意,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喜欢

【泉杏】浪漫情结

⚠惯例私设如山的妄想严重OOC请注意
    写完冷静后才觉得非常放飞自我……………

主动向杏示好的男人一般有两类,一类是钦佩她能力的,另一类是不怀好意的。

但是显然那个已经多次主动凑近的男人并不属于哪一类,应该说,稍微有点情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在正儿八经地追求杏。

被自己过分夸张的独占欲折磨得好几天不能心无杂念地入眠的濑名泉,才有点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又经过几天的思考--应该说是有意无意地请教同队的队友后,得到“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私底下约会好几次了”的回复后,濑名泉才认识到这是什么。

趁着已经晋升为他的情敌的男人得手之前,濑名泉紧急地补救了一下他差点面...

2018-02-21

【泉杏】恋人关系

☡非常久没有看剧情的本我色彩浓重的椅子安,所以ooc!ooc!ooc! 注意!

生活总会带给人许多意外。

当第三个无人接听的电话被自动挂断的时候,坚持了十几年按部就班信条的濑名泉总算有点想要承认这句话。

最根本的原因再往前追溯一下,要直到两个月前片场的告白。

至于那是第几次不自觉地维护她后才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得不需要发生一些变化,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本来以为身份从近似于兄妹前后辈转换到恋人的关系,变化不会太大--因为从杏毕业之后,就连他们本人都没有想到,两个人生活和工作上的交集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交点聚集在一起,稍微和他们关系好一点的总无法不用暧昧的眼光看待他们,尽管在表明心意...

2018-02-19

EVENT IN RAIN

……

~♩……

嗯?是你啊,转校生?

……哈,傻乎乎地说着什么是濑名前辈啊之类的蠢话,已经很晚了吧,你为什么在这里?

嗯?听到有隐隐约约的歌声就跑出来走廊听?

……虽然是新歌没错,但是一般问你为什么在这里都是在说为什么你还没有离开吧,真是个缺乏基本常识的人啊,你。还是说是天然?

算了,其实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比较你可是连菜鸟制作人都算不上的小人物嘛,比起这个,游君他……

啊,下雨了啊,糟糕。

……突然说什么因为策划书还没修改完才留下的,你真是抓不住要点啊?……自认为等我说完了才肯回答吗?真是低微到让人觉得火大。

不说这个了,你有伞吗?

带了。不错不错,真是个好孩子~勉强给你加...

2017-11-02

【泉杏】Keep away from him!


ooc+自我意识体现的私设注意
如果可以请↓

“杏…”友人兼片场staff犹豫了一会,透蓝的吸管被拿起又落回杯中,下文才出来,“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啊?”杏虽然有些吃惊,但仍然没有太在意,单纯地把这次谈话划到女生之间的闲聊那块,“你听谁说的?”
“倒也…不是听说的啦…”友人沉默了一会,“其实我们几个staff私底下觉得的,我说了你可别怪我啊?”
“这有什么好怪你的——”
“你最近是不是,和濑名桑谈恋爱啊?”
杏惊讶的张大了嘴,整个人都禁不住抖了一下,差点上下牙齿一个磕绊咬到自己的舌尖。
“怎么可能?”杏有些慌忙地辩解,“你们可不要瞎说…”
“哎呀你还信不过我们,虽然是八卦了一...

2017-08-08

【夕心】深夜出逃

欠半糖的点文,拖了很久,她说想看吃饭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到他们吃饭。
写完回来看,还真写到了
ooc+自我意识体现的私设,很久都没回看逆转5了,可能会有偏差,注意
含有一点私心的成宵

今天是希月心音值班,也不能说值班,其实是她为了整理一下自己的案件档案才主动留下来的。
自从真宵小姐回来以后,成步堂先生也慢慢退居二线了啊。她翻了翻手底下的案件资料,这么想着,不过,有难处的时候去问他的话总是能奇迹一般地找到逆转的道路呢。
王泥喜前辈…大概还留在克莱因那边处理好像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案子,希月心音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上一次打来的电话,他在那边还没来得及掐个尾巴,那声再见就被淹没在什么人推门涌入的喧哗当中了。...

2017-08-07

【泉杏】N分之一

*我流泉杏注意,ooc,同居交往注意
*短打

嘴里轻轻呵出的白气柔软地融化在透明的寒冷之中,轻轻抽动鼻翼流动进鼻腔的空气都冷得发疼。
如同其他行走在大街上的路人一样,杏近乎用机器人一般的僵硬姿势在街上挪动,她深深地把鼻子及以下的部位都缩进宽大的风衣领子里,但冰凉的风依旧钻进她身体的每一个缝隙里。
她的手指已经冻僵了,弯成钩子一样两边提着沉重的购物袋,勒的细细的提环把她的手都勾出了紫红色,杏却毫无知觉,她的脑子里还在琢磨着这几天要提交的策划书。
杏顶着寒风慢慢踱到家门口,放下东西,仰着头看着头顶的照明灯。
“灯光的问题也许可以这么解决…”
她又弯下腰摸钥匙,嘴里仍然念念有词。
“咔哒”
门开了。...

2017-07-22

【泉杏】偶尔成为怪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怪盗泉×公主杏
乱写的,没看过怪盗剧情,大家当个捏他来看吧TT
这么久没更新居然没掉粉……非常感谢TT(写的还很烂

杏紧张的握着阳台的栅栏,夜风贴着她的脸颊掠过,她不住地用另一只手拨弄着侍女刚刚为她编好的头发,好在风不算大,暂时吹不走她作为公主的形象。
她的手里,还攥着一封来路不明——也不能这么说——莫名其妙地出现的“预告卡”

今夜午时,我将来取走的公主的宝藏

自始至终,她都觉得这件事发生到发展都相当令人费解,她叹了口气,扎得过紧的束腰让她几乎觉得骨头都深深地扎进肉里,让她动弹不得,不得不挺直脊背。
杏不住地捋顺被夜风吹散的碎发,脸上抹满了各种各样的彩妆,还有些挂不住的颗粒...

2017-07-19
1 / 4

© 夜灯 | Powered by LOFTER